宠物新闻

江湖绝学:古代统治者们的愚民七大秘技有哪些

自古以来,中国封建统治者喜欢用两样东西治民,以维护他们“吃人”的统治。一个是“屠刀”,当有人公然与统治集团作对时,他们便会动用暴力机器将其肉体消灭。还有一个是“花言巧语”,首先让某些“有政治觉悟”的专家“机智”地开发出一套符合封建统治的理论体系、普世标准,再通过教育等手段,把思想灌输给老百姓,并将其作为选拔人才的标准。上层知道底层没有人真正心甘情愿被压迫,他们之所以还沉默着,只是因为你的统治还没有突破人家的底线罢了,而愚民正是让老百姓“心服口服”的绝佳妙方。只是高手在民间,认识在进步,民众也不傻,骗人的东西永远都真不了。对此,统治者忧心忡忡,除了不断发展欺骗性的理论外,对于李贽这样的有识之士自然也要磨刀霍霍了。那么皇宫里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是用哪些招数愚民的呢?


绝招一:统一思想


封建统治者自然不会容忍思想领域百花齐放、言论自由。他们选择扶持有利于自己的主流思想,并打击其他。商鞅在秦国变法时极力宣扬法家思想,视其他学派、理论为邪说,尤其是儒家的,正所谓:“燔诗书而明法令”。他老人家认为民众只有两个价值,就是耕种与战争,对应着富国与强兵,至于其他诸子百家的学说,容易把淳朴的民风带坏,让人们不安心于耕战,必须坚决抵制!


汉武帝搞得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就更加有名了,以前秦国人只让老百姓读医药、农林这些工具书,盼望着民众学好了安安心心当工具就行。汉武帝则更加高明,知道光靠烧不能解决问题,暴力消灭不了意识形态,便让人们专研被董仲舒改造过的儒学,从此儒学成为了统治思想,后来到明清的时候,为了捍卫程朱理学的地位,没少兴文字狱,迫害读书人,他们几乎不容许对程朱理学丝毫的质疑。



林希元,正德十二年进士,明朝的一个退休干部,他觉得自己对四书有很好的理解,想要在学术领域成名,便把自己写的《四书存疑》《易经存疑》呈给皇帝,希望能被赏识,刊行天下,风光一把呀。没想到,嘉靖皇帝看后大怒,直接派人抓起来投入监狱,最后给的处分是废为庶民,前半生的功绩一笔勾销了。嘉靖认为林希元的著作实质上是怀疑程朱理学的合理性,其言论当定性为“异端邪说”,若不处理,无法正视听。林希元的结局还算好的,比清朝那些满门抄斩的不知道强几百倍。


绝招二:神化最高领导人


这一招在历史上可真是屡见不鲜,古代科技水平比较低,文盲率高,信息又比较闭塞,许多自然现象无法解释,命题也难辨真伪,这就给了许多野心家可趁之机了,他们用迷信给自己镀了层金,打扮一番欺骗世人,一传十,十传百,谎言也就成“真”了。西周的时候,最高统治者被称为“天子”,据说是上天派他来统治老百姓的,可让人疑惑的是,怎么天子还会被蔑称为狗的“犬戎”给杀死呢?《史记》的《高祖本纪》记载了汉高祖起义之初斩白蛇的故事,还找了个老婆婆当群众演员,说:“吾,白帝子也,化为蛇,当道,今为赤帝子斩之,故哭。”演的挺不错呀。翻开《旧唐书》的《太宗本纪》,说李世民出生的时候,有“二龙戏于馆门之外,三日而去。”这还是被称为正史的书记载的,当史官第一准则就是求实呀。古人看了没准就真的信了:太宗皇帝果然非同一般,怪不得能成大事呢!现代人看到这句话,除了认为可以理解外,还有三个字来形容观后的态度:呵呵哒。洪秀全那更是包装自己的大师了,引导几十万人跟自己造反,上帝的二儿子,耶稣的天兄,多了这么个倒霉儿子,让人家上帝情何以堪。